江亿院士:南方集中供暖??不推荐!!

2021-03-23 17:25:31

最近几天,成都燃气公司试点集中供暖一事刷屏了。必须说明的是,这次事件是一次上市公司的经营行为,而不是政府行为。很多普通消费者,在热议成都燃气公司公布的高昂的初始安装费,以及后期使用收费方式,但有更多的供暖从业者对包括成都地区在内的南方地区实行集中供暖表达出担忧。这种担忧,不止是自身经营层面,更是对南方供暖选择方式的担忧,因为在节能减排成为国家战略和大国竞争的今天,南方实行集中供暖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利于节能减排的,这从北方地区推行了近20年的集中供暖供热计量改革中可见一斑。这个观点,不仅多数供暖从业者这样认为,中国暖通行业的权威领军人物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江亿先生更是在南方供暖呼声不断的这些年,一直呼吁南方不要做集中供暖,而是应该采取更灵活、更有利于节能减排的按需分散供暖。

德国壁挂炉展示


以下是根据江亿院士最近几年接受采访时的内容整编,以供从业者和普通消费者参考:


集中供暖,浪费不小


目前,北方地区普遍使用的集中供暖方式主要有城市热网供暖、区域供暖等。以北京为例,城市热网由若干个热电站搭配若干个调峰锅炉房共同构成。这种利用电厂发电后的余热进行冬季供暖的方式被称为热电联产集中供暖。江亿院士坦言,热电联产集中供暖是变废为宝,而且其燃烧效率要远远高于其他所有的供暖或采暖方式。然而,包括热电联产在内的所有集中供暖方式,问题却不少。除了一次性投资巨大、管理复杂之外,电、热损耗过大也不容忽视。

据江亿院士估计,单是用电驱动水暖这一项,每平方米一冬就要耗费2至3度电。若按每度电7角钱来算,一户100平方米的家庭可能要多花200元钱左右。而且,集中供暖往往不能彻底摆脱冷热不均以及过量供暖的问题。尤其是过量供暖,绝非简单地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予以解决。

德国壁挂炉展示

江亿院士指出:“北京目前的设计温度是18摄氏度,对用户的承诺温度是16摄氏度。由于每家的建筑情况不同,为了保证建筑情况较差的住户也能达到承诺温度,过量供暖不可避免。”

更让人揪心的是,据悉,我国每年因过量供暖而损失掉大量热量,大部分城市损失热量超过15%,有的甚至高达30%。其实,当南方人羡慕北方人享受集中供暖的好处时,北方人的日子也不好过:暖气热烘烘地烧着,自家没有阀门可以关掉。有时候即使打开窗户,屋里仍然免不了燥热。难以及时根据气温进行调节,是集中供暖不能回避的尴尬。

德国壁挂炉展示

江亿院士表示,水暖的流速通常较慢,住户今天用的水暖可能是热电站昨天调控的。因此,如果遇到天气由极寒转向正常,那么住户就不得不面对极热的无奈。“屋子里有几个人,太阳从东面还是从西面照进来,都会影响屋内实际需要的热量,集中供暖对此显然无能为力。”

分户采暖更适合南方地区

这几年来,有不少声音提倡在南方地区,尤其是在长江流域进行集中供暖,江亿院士认为目前市场上存在的燃气壁挂炉、空调、热风机等电器都能解决屋子采暖问题,而不应该照搬北方集中供热。因为在南方,即使天气特别冷的时候,室内外温差也不像北方这么大。北京冬天室外零下10摄氏度,室内20摄氏度,室内外温差达到30摄氏度的时候,在上海、南京、成都等长江流域城市的室外温度也就在零摄氏度左右,室内如果要求20摄氏度,它温差就是20摄氏度或者比20摄氏度还小。当温差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影响屋子里冷热的就不光是室内外温差了,而是太阳辐射,像屋子自身保温、房子里的照明、屋子里人员数量的多少(人体散热)、屋子里设备数量等这些因素也会对屋子的温度有很大影响。

在成都等南方城市,即便同处一栋楼的不同楼层、不同朝向的房子,对采暖要求都是要不同的,不像北方建筑主要关注室外温度、室内外温差。这时,如果采取统一的集中供暖,就很可能导致冷的地方过冷,或者热的地方过热,冷热不匀,让人感觉不舒服。所以,江亿院士建议,在南方地区更适合分户供暖。(本文来自江亿院士接受中国气象报、CCTV中国经济大讲堂、暖立方等媒体采访内容整理)